让我好奇跟风一下 没有就删掉惹

ice hole:

突然诈尸 也跟个风

卖安利王子丢斯特:

我、我也想知道……

竹染轩阴:

跟风 渴望知道

[泉Leo]我的魔法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1

虽然也是魔女联动,但是我的扫帚雷联动没有指望,所以我可能也就这么坑了吧!

是乱写的,也不要期待有下文(淡淡)


1

濑名泉不想继续吵下去了,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。月永Leo还是气鼓鼓的,但充其量是个气球,只要濑名泉愿意就能拉住那条系着气球的线。但濑名泉只想气球快点飞远。他看了一眼被月永Leo改成整点会有猫头鹰可以蹦出来的挂钟,说:“今天你自己煮饭吃,不想煮桌上还有小熊的蛋糕。我头疼,你别再来和我说话了。”

这一切追根溯源要回到十年前的凌晨三点,濑名泉在自家门口捡到昏死过去的月永Leo。


濑名泉那时和现在一样深居简出,处事原则一是不和人类打交道,二是不和魔女打交道...

[问卷]写手20题

 @温柔可人君莫笑 我看见啦!


01. 笔名(如果可以的话,请简述他的由来)

 付九=旧空怀赋=怀旧空吟闻笛赋

现在的ID本质上是嫌曾经的四字ID打起来太麻烦,是用的“旧空怀赋”收尾两个字颠倒取了谐音,本来一开始是-9的意思,但是觉得“付”写出来会好看一点所以用了这个字。

02. 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?在那之后,引发你「想继续写下去」的动机是什么?

是小学四五年纪开始写拉郎玛丽苏。

虽然没人知道我写的是木之本桃矢和月野兔(。)的拉郎,但是朋友对我说想看接下来的剧情发展的时候会很开心,就接着写下去了。

03. ...

沉迷乙女

忘了我吧。

【狮心七夕接龙活动/19:00】第四棒

第三棒


不过时至今日,濑名泉对于月永Leo的想法也难以猜透,就像刚才那个自己是魔王的故事一样,他怎么也想不到月永Leo选下的是那样的结局。月永Leo还是很像那些故事里的外星人,风风火火咋咋呼呼。尽管那些部分现在被更加成熟的介质包裹起来,藏在这具躯壳里,但濑名泉仍心知肚明。

比如说在下一刻月永Leo会不会说出些奇怪的提案——

“濑名,我们去折竹枝吧?”

这句话让濑名泉心里那点担忧又冒出来,他问:“你不是真的忘了吧?”

“我才没忘!”月永Leo这么说的时候短眉毛蹙起来,“但是濑名没有许七夕愿望吧?明明都特地订在七夕约会了,当然要做点符合节日浪漫的事!”

濑名泉看着自己的恋人似无奈地...

[喻叶]层楼误少年

给 @无患子 的高中生pa,写的不好,也很ooc,但是我真的很想吃火锅(你。)


锅里的红汤还未滚滚,店内的喧嚣却已滚滚,仿佛这样就能不诉离衷。

喻文州这张桌子上明显要更热闹一点儿,诸如黄少天正对他提了两瓶银鹭花生牛奶表示不满。他连同着张佳乐一同嚷嚷今天这个日子怎么能喝牛奶呢,没有可乐那雪碧也可以将就一下啊。

没等喻文州再说话,叶修伸手往店深处指指,冰柜在那里大家都可以各取所需啊。

黄少天说你这是假公济私,拖着张佳乐抱了几听啤酒回来。红汤仍未滚滚,但报复的坏念头却已滚滚。

“既然一时半会儿还开不了,那就来玩点什么打消时间吧!”黄少天说道。

玩的是简单的扑克...

【狮心2:00/24h】波子汽水

取走瓶盖再将印章压下,波子便会“扑”地一声调入瓶中颈。


濑名泉打开冰箱柜门时,看见的就是这样熟悉的饮料包装。既然不是自己购入的,那么买下波子汽水的罪魁祸首自然只剩下他的同居人。

月永Leo倒是没有察觉逼近的危机,捏着家中猫咪的肉垫正感叹生命美好。感觉到颊上一凉他反射性地躲开并惊呼出声,发现熟悉的外包装却笑着从濑名泉手中接过,“已经冰好了吗?”

“你倒是别把饮料放在冷藏室啊。”

“我想快一点喝到冰好的波子汽水嘛。”

原本溜到嘴边的几句说教被月永Leo一个吻带走,濑名泉也就陪月永Leo一起坐到猫咪身旁。

这几日是难得的悠闲假期,月永Leo还兴致很盛把风铃挂上窗棂,那是他...

[狮心]骤雨将歇

合志文稿解禁,还有少量余本(链接点我),请各位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!


——旧校舍里有猫妖。

这是后桌佐藤的今日怪谈。他声情并茂地演绎着凶狠诡异的二尾猫又长着怎样骇人的绿瞳,又是如何在旧校舍的废弃教室中肆意地破坏桌椅发出可怖的响动。濑名泉在这种时候只会半抬眼皮以示他忠心听众的身份,实则对那些胡言乱语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,最后冷着脸照例敷衍地说一句“嗯”。

一直以来,他都对那些无视他冰冷态度的人无可奈何,即使说出实诚又嘲讽的恶言恶语,那些家伙依旧像雨后重现的日光一样热度不减——每天上课睡觉的朔间凛月是一个,社团中说话黏腻的后辈鸣上岚是一个,每日在课间喋喋不休校园怪谈的佐藤是一个。

若是...

夏はきっと切なくて
因为夏天必定就是如此地难耐啊
夏はきっと寂しくて
夏天必定就是寂寥不已的
だけど全部だけど全部忘れたくないんだろう
但全部的这些 全部的这些 却一点都不想忘

夏はきっと儚くて
夏天必定是如梦一瞬的
だけどずっと愛おしくて
但却总是令人深爱在心
だから全部だから全部かばんに詰め込んだんだろう
所以这一切 所以这一切啊 能否全都装进背包里呢

©付九|Powered by LOFTER